分享
首页    >    分享    >    留法解读    >    La Vie de Charlotte —— Charlotte 的巴黎生活
La Vie de Charlotte —— Charlotte 的巴黎生活

 巴黎是个会先扇你一巴掌再给你一颗糖的城市。

 

我对巴黎的第一次倾心源于伍迪艾伦的 « 午夜巴黎 » —— 一部以美国人视角信口开河讲巴黎的电影。影片里的巴黎有蜜糖色的街道、淅沥沥的小雨、懒懒的鸽子, 和多得数不清的艺文大家……(“造梦”无疑是美国人的拿手好戏!)
 
然而,在我到达巴黎之前,就已经听很多朋友说过“巴黎早已今非昔比”,“小偷骗子流浪汉可是巴黎三宝”等等。听了这些我内心暗暗惊讶,不过流言总不能全信。于是,几个月以后,我站在了这片土地上。
巴黎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美的。从戴高乐机场出来的时侯,大片的蓝天和凉风向我涌来,在机场回家的路上还见到了雷阵雨云——大片的乌云下有一条条细密的雨……
 
我和朋友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巴黎的美,各种问题就接踵而至:走在巴黎街头,朋友遭到两个吉普赛人拉包,还好被及时制止没有财产损失;由于地铁卡没有来得及贴照片,当天就被罚款33欧元;办理银行卡一个月反复催促都毫无进展。以至于没有长期手机号、无法办 Wi-Fi、申请不了长期居留证等文件;朋友在地铁上被偷了新买的手机,还因此走了一趟警察局……生活上的不顺心把我们内心的浪漫情怀耗费得所剩无几。
 
到巴黎后的第四周成了我巴黎留学生活经历中最黑暗的一周。连续一个月以来的不顺心,待解决的问题仍然排山倒海而来。曾经幻想的“充满阳光和面包甜点”的生活和现实形成了极其鲜明而失真的对比。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留学的意义。
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发生了一件震惊全球的大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巴黎恐怖袭击。
 
关于袭击的相关信息我就不再赘述了。当天晚上我们窝在被子里,伴着窗外时不时响起的警车声、救护车声、直升机声,不断刷着新闻和朋友圈,给家人和朋友报平安。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巴黎人心都很大,还是因为他们真的什么都不怕,在恐怖袭击的第三天傍晚,我大着胆子去超市囤粮,却发现街上一切如旧。下班回家的上班族、带孩子练习骑车的爸爸、在路边咖啡馆喝酒聊天的年轻人……
 
也是在这天,血气方刚的班长在 Facebook 群里发消息说:“Je sais pas comment c’est pour vous mais je suis bien chaud pour aller boire un verre en fin d’aprèm, histoire de bien faire la nique à ces enfoirés.”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我今儿下午很想出去喝一杯,就是要狠狠嘲笑一下那群蠢货!”)
唯一与平日不同的,是在大大小小的广场上,堆放着一束束鲜花,以纪念那些在袭击中受到伤寒和不幸逝世的人们。还有“Les lumière ne s’éteindront jamais”(光明永不熄灭)的标语。
在恐怖袭击彻底结束后,我和一位法国朋友一起去了蒙马特高地的圣心大教堂。从高处看着那些由密密麻麻的小房子构成的巴黎,他笑着说:“巴黎现在是这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你已经在这儿待过了,还经历了恐怖袭击,以后估计去哪儿应该都不会怕了吧?”
巴黎是个会先扇你一巴掌再给你一颗糖的城市。在开头的几周里,我晕头转向迷迷糊糊的,而之后的生活让我开始真正感受到这座城市的魅力。
正嚷嚷着要买点儿花花草草摆在窗台上,就看到巴黎市政府园艺部以每株一欧元售卖花草发放福利的消息。

哲学课上,有趣的希腊老师会突然讲起他的博伊斯、安迪沃霍等艺术大家的各种奇闻轶事,听得同学们个个瞠目结舌。
 
连熬几夜后,同学们疯狂地复习当代艺术史,背了一堆稀奇古怪的流派和作品,最后试题出现的居然是我们最熟悉的杜尚 (Marcel Duchamps)!
 
一天傍晚看完展览,我轻松地沿着塞纳河散步。突然,一位老爷爷朝我走来,问道:“你喜欢听古典乐吗?”, 我点点头,他微笑着掏出一张音乐会票,递给我,然后平静地离开,留下我一个人开心地傻站在原地。
 
还有各种各样令人开心的事情:数不胜数、 精心编排的展览,几乎场场爆满的歌剧和音乐会,路边随处可见的露天咖啡馆,永远在打折的化妆品,巴黎歌剧院附近好吃的日韩一条街,味道细腻丰富而有层次的法餐……
艺术家 Claude Lévêque 安装了一个红色霓虹灯在卢浮宫的金字塔中

Musée Médieval 

Fiac 当代艺术展期间的巴黎大皇宫 

巴黎四区 Saint-Paul 地铁站旁的旋转木马

塞纳河畔

从地铁站到学校的必经之路

在几个三点睡七点起的忙碌学习周之后,我终于迎来了盼望已久的圣诞小长假。

临近圣诞节的巴黎到处闪烁着星光。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两旁各家店铺通明的灯火点缀地繁花异常,沿街的圣诞集市更是热闹非凡!集市上,人们手捧着热饮,吃着法式油条“chichi”, 悠闲地边吃边逛。

不得不提的是欧洲圣诞节独特的“热红酒”——一种用红酒、橙子、肉桂粉、八角等香料煮出的一种特色酒。集市店铺老板们心机满满地将酒桶打开一半:这一来,白白的热气从酒桶里热腾腾地涌出来,慢慢飘散开来,酒香四溢。

这种类似“深夜报社”的行为对街上被寒风吹打的路人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于是大家纷纷怒开钱包,几乎无一幸免。
平安夜当晚,我跟朋友去巴黎圣母院听了一场弥撒。凭心而论,相对于其它华美壮丽的大教堂而言,巴黎圣母院的风格还是较为厚重朴实的。

弥撒开始,巨大的管风琴乐声响彻教堂,伴随着唱诗班高亢而空灵的歌声在教堂上空回荡。可惜我们也听不懂他们唱的是什么,只好默默地拿着教堂发的印有曲目单和歌词的小册子,眼盯着跟进唱诗进度。在那样的氛围中,即使存在语言文化差异也难以不为之动容。于是莫名地热泪盈眶。这也就不难理解当我蓦然回首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法国老人早已潸然泪下了。
 
后来翻看微博,看到了一名同样听了圣诞弥撒的博主翻译了一段主教所说的话:
“我们的主不是代表死亡的神,而代表着生;
主只会牺牲自己,不会叫他的民众牺牲、自杀;
今年是艰难的一年,我们也许要面对更多战斗,我们要团结一致;
主不会叫他的子民去摧毁世界,而是要让世界大同。”
 
想想巴黎恐袭,看看这段话,心有戚戚。
巴黎圣母院弥撒

斯特拉斯堡大教堂内一名虔诚的老人

为了感受一下别的国家的圣诞,顺便放松一下身心,圣诞节假期我去了一趟巴登。巴登是一个以温泉和黑森林而享负盛名动德国小城。
假期结束之时,距离我刚到巴黎刚好四个月。回想我的第一学期,似乎有点可怜巴巴:一开始经历的各种不顺:高难度的课程,高冷的巴黎同学……相信可能有很多人跟我一样,或者或多或少都经历着同样的际遇。然而令我欣喜的是,在逐渐适应下来以后,一切都在稳步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喜欢安定,也不怕漂泊
喜欢结伴,也无畏独行

 

 

作者介绍:

卜心浩 Charlotte, IESA 文化艺术预科班毕业生。现就读于 IESA 巴黎文化艺术管理学院硕士一年级,硕士学位攻读专业方向为当代艺术市场。

验证码:

 

 


 

 

关于我们

 

Pharos教育文化集团是一家专注于教育领域战略咨询和教育工程学的专业顾问公司。我们主要为法国的大学、专业类院校及公司提供在亚洲区域(包括中国、印度、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相关服务。公司在法国巴黎、中国北京和印度浦那都设有办公室。

Copyright © 2015 Pharos education & Culture Consulting Group,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haros 教育文化咨询集团  版权所有 Minethink